大商道

中国严打“洋垃圾”伤及废铜进口 对铜市影响几何?

日期:2019-04-12
      废铜占全球铜市规模的三分之一略弱,但据高盛称,由于该领域不透明,废铜对铜价的影响一直以来都被“误解或忽视”。

      高盛本月发布名为“废铜入门”的报告,表明这个以前隐藏在供应链上的环节正在体现出越来越重要的意义。

      根源在于中国。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废铜购买国和加工国,中国官方将废铜归为“固体废物”一类。

      这个术语很重要,因为废铜已被卷入更广泛的打击“洋垃圾”的运动中。这是一种笼统的描述,包括从旧塑料到纸张和纺织品等各种东西。

      中国稳步收紧“固体废物”进口规定,已经彻底改变了全球废铜流动。

      随着中国推动实现固废零进口的既定目标,进一步剧变即将来临,除非可以说服中国决策者们废铜不是垃圾。

      **供应链重新调整**

      中国去年禁止废七类铜进口,这类废铜通常来自散热器及发动机马达等需要拆解后才能精炼的较低阶原料。

      进口量从2017年的360万吨大减至240万吨,不过隐含铜的纯度比较高,因此换算成含铜量而言冲击没有那么大;隐含铜的纯度是由废料进口的美元价值所计算得出。

      菲律宾等地的低阶废料进口几乎已经消失。菲律宾在2017年还是中国第六大废铜进口地,去年则已跌至第18名。

      这样的趋势在今年前两个月加速推进,总进口量再度大减27%,隐含纯度则是进一步上升。

      马来西亚今年成为中国市场最大的废铜供应源,证明国际贸易流动已经重新调整。

      过去中国最大废铜供应源一直是美国,美国同时供应高质量及低质量废铜,其中低质量的废铜是经由香港进口中国。

      不过根据美国统计局(U.S. Census Bureau)数据,废七类禁令上路、加上对美国废铜课征报复性关税,导致美国出口至中国的废铜从2017年的68.8万吨降至去年的27.5万吨。

      相比之下,对马来西亚的出口量从2017年的5,600吨增加到去年的119,000吨。这种废铜出口到马来西亚后再行拆解,这样就可以根据新规,将更高质量的所谓废六类运至中国。

      去年美国对马来西亚出口废铜的纯度平均为43%。马来西亚今年头两个月运往中国的废铜纯度平均为88%。

      马来西亚似乎是离岸提纯业务的中心,但美国对其他亚洲地区(如泰国和台湾)的出口量增加,表明它不是唯一新兴的废铜转运地。

      **新年,新禁令**

      随着政府进一步打击“洋垃圾”,今年对中国的废料供应链面临更多干扰。

      中国生态环境部于2018年12月宣布,将从今年7月1日起将废六类列入限制进口清单。

      这似乎是对废七类规管方式的重演,也就是在完全禁止之前进一步收紧进口规定。中国政府致力于到2020年末,实现对所有纯度低于99%的金属废料限制进口的目标。

      这是中国国内铜业面临的一个难题。无论是以废料作原料的冶炼厂,还是将废料掺入其产品的制造企业,都感到这个问题很难办。

      建立可持续的国内废铜供应链的目标值得称赞,但实现这一目标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这给中国的铜进口带来了短期机会。

      一场谨慎的游说活动正在中国国内展开,试图将较高等级的废铜重新分类,使其能够从国家打击的“垃圾”清单中删除。

      **名称里蕴藏着什么奥秘?**

      中国的铜产业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术语陷阱。

      只有中国将废铜归入“废六类”和“废七类”。正如美国废料回收工业协会(ISRI)在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交的文件中指出的那样,关于有色金属废料有150多种规格指标,每种规格都有自己的代码字、描述和杂质最高含量。

      “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使用自己的一套标准来评测进口废物‘合格/不合格’,”ISRI在关于中国废料政策的评论文章中表示。

      只有中国将废铜归类为“固体废物”,将其与一次性塑料列入相同的有毒类别。

      只要它被归类为废物,将来就会接近全面禁止进口,例如已经针对废塑料采取的禁令,因为禁止洋垃圾入境是北京方面下令采取的行动。

      因此,有一个游说策略是要让北京相信,“‘废物’这个词既包括无法使用的废物也包括有价值的废物,在美国和全球回收行业中引起了混淆和不确定。”这是引用ISRI的说法。

      很少有一个单词能导致这种国际贸易中断。

      **全球最大铜矿**

      中国修改废铜相关规定的影响,已经渗透至供应链的精炼领域环节。

      去年的进口量减少,促进了中国国内对精炼铜的使用,但增长幅度难以量化,因为该行业并不透明,特别是在中国。

      高盛表示,去年全球废铜供应减少40万吨,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铜矿供应高于预期的影响,并令精炼铜市场较预期更为紧绷。

      该行认为,废铜可以被视作“全球最大的铜矿”,而且对需求波动反应迅速,这与普通铜矿不同。

      新开发的铜矿可能要5-10年后才能投产。废铜供应则可在几个月内就对价格的涨跌作出反应。

      这就是中国国内有关废铜到底是“固体废物”还是宝贵资源的争论如此重要的原因所在。

      如果废铜的名称不改,中国政府将禁止所有的废铜进口。
首页
留言
客服